564.美国黄锡勋往生记(插画版)

2017-11-29阅读

南无阿弥陀佛

36 / 1

我丈夫黄锡勋,美国巴尔地摩市台湾同乡会会长。他的往生经过非常殊胜,其间所发生的许多事情只能用“不可思议”四个字来形容。



36 / 2

他并没读过多少佛书,念佛时间也不长,也没吃素,还来不及皈依就往生了。事情传开来,好多朋友要我把事情经过写出来,让大家看了生欢喜心,并坚定往生西方的信心。



36 / 3

黄锡勋一九三四年生于台湾高雄县梓官乡,一九六一年台大医学院毕业,曾到美国进修,一九六六年应聘到巴尔地摩医学中心,负责设立“小区医疗保健中心”。该中心位于贫民区,贩毒、杀人、抢劫等事件天天发生。



36 / 4

锡勋把中心办得非常成功,曾被列为全国小区医疗中心的典范。他不仅提供这个小区的医疗服务,更将无数不良少年拉回正轨。



36 / 5

锡勋一向很健康,精力充沛。但一九九一年十月,拍胸腔X光片,发现肺部有个直径两公分大的瘤,确诊为腺型肺癌。这种肺癌非常难治,通常从发现到去世只有三到六个月的时间。



36 / 6

我们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开刀,一开刀才发现癌细胞已经扩展到胸腔的其他部位。医师决定把整个左肺切除,并锯掉两根肋骨。割掉了左肺和两根肋骨,呼吸、讲话、行动都得重新适应,伤口也一直都很痛。


 

36 / 7

接着是化疗,因为化疗用的药毒性很强,副作用很大,肠胃痛得像刀割,呕吐很厉害,根本不想吃东西,整个人一点儿活力都没有了,过着地狱般的生活。本来求生欲望非常强的他,曾有几次说自己真是“生不如死”。



36 / 8

一九九二年春,锡勋因病不得不提早退休。他宣布退休后,各地感谢信如雪片飞来,其中包括马里兰州州长的奖状。巴尔地摩市市长更宣布三月十二日为巴尔地摩市的“黄锡勋医师日”



36 / 9

一九九三年十月,癌细胞扩散到脑和脊髓。医师们看了脑部的片子时都纷纷摇头:癌细胞盖满了整个大脑表面,一大片一大片的,数也数不清。到这种地步,可以说已经没有办法医治了。但是医师们还是决定将他的头顶开个洞,装一个小管子进去,以便灌进化疗药物。结果做了三五次后都没有效果,就放弃了。



36 /10

一九九三年圣诞节前后接受放疗,医师决定用最高剂量照射脑部。不过医师坦白地告诉我们:放疗顶多只能控制两到六个月,以后再恶化就没办法再做了。



36 /11

一九九三年圣诞节前后接受放疗,医师决定用最高剂量照射脑部。不过医师坦白地告诉我们:放疗顶多只能控制两到六个月,以后再恶化就没办法再做了。



36 /12

锡勋的绝症对他的打击是很难形容的,加上身体经过开刀、化疗及放疗,种种折磨使他苦不堪言。他流眼泪时,我们陪着流泪;他辗转不眠时,我们也陪着不睡。看他受苦,我们的心有如刀割!



36 /13

我们在巴尔地摩市住了三十多年,认识许多中美朋友,当他们知道锡勋的病情,都来帮助我们,给我们精神上的鼓励,很自然的,就有许多人寄来宗教方面和讨论生死问题的书给我们。



36 /14

14. 他真正用心读过的是《佛说阿弥陀经》。那时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脑部,正在做放疗,脑子开始有些失灵,尤其到了晚上,护士发现他有时答非所问。



36 /15

所以没办法像正常人一样集中精神看书,但他告诉我说:“《阿弥陀经》里每一页都充满了一尊一尊小小的阿弥陀佛。”



36 /16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我们收到一幅西方三圣像和一尊瓷的阿弥陀佛像。我俩开始每天早晚定时拜佛。后来读了黄念祖居士的《心声录》,才知道持念阿弥陀佛名号的好处与净土法门的殊胜。我们开始提醒自己要多念佛号,若没空念就多听念佛机。



36 /17

我经常读《无量寿经》给他听。当读到“七宝池莲花化生”时,我告诉他:“你一到西方极乐世界,一定要通知我们,让我们放心。这么多人都在帮助你往生,你知道吗?”



36 /18

他说:“我一定会让你们知道的,请放心!”九月,他的身体越来越不好,经常昏睡。他睡时,我们就坐在他旁边念佛。美国护士没事时,也坐在床边替他祷告。



36 /19

锡勋往生前的十二天就什么都不能吃了,连水也吞不下去。他事先写好书面声明:一旦他不能自己吃东西,就不要用人工方法输进营养,不要用人工方式来延长生命。



36 /20

十月十日晚上七点多,他在睡,我坐在旁边念佛,我求阿弥陀佛让他临终无障碍,安详地去,并且一定来接他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36 /21

半小时后他醒过来,说他梦见了阿弥陀佛,“佛告诉我,他知道我是个好人。说我这一生救了很多人的生命,做了很多善事,现在有很多菩萨和人都在为我拜佛、念佛、回向,到时候他一定来接我”。



36 /22

他说这话时,显得非常安心和自信,不再担心去不了极乐世界了。我也很感激阿弥陀佛大慈大悲,保证一定来接他。



36 /23

最后十天,他并没有什么痛苦。最后三天连话都不能说了,但头脑是清楚的。我们在他耳边念佛,让他在心里跟着念。



36 /24

我问他:“你有没有跟着我们念佛?”他点点头。我再问:“阿弥陀佛来了吗?”他摇摇头。



36 /25

十月十四日下午四点多,我替他按摩时,发现他手脚冰冷,并且觉得他的呼吸很微弱。按摩头部时,他头一低,就去了。



36 /26

我和儿子赶快大声在锡勋耳边念阿弥陀佛,让他能跟着念。我觉察到他的头部很热。约半小时后,我出来燃香礼佛,请佛菩萨来接引。



36 /27

八点钟左右,我闭着眼念佛,眼前突然出现一道光彩鲜明、千变万化的光,罩住锡勋的床,同时觉得有一股很强的吸力要把我吸到外面去。我不敢睁眼,也不敢想别的,只是一心念佛。



36 /28

虽然闭着眼,还是看得很清楚,佛光有淡粉红色、浅紫色、金色和淡蓝色,最多、最耀眼的是白色,这种光像是最好的钻石的光泽。整道佛光是一幅编织得穷微极妙的图案,光色参回,千变万化。



36 /29

我们念佛念到星期六凌晨两点半左右(当时房里有七八人在助念),我闭眼念佛,眼前突然现出一朵很大的白莲花,后又出现锡勋的真金色身,我只看见上半身(坐的姿势),他的五官我看得非常清楚,看起来比较年轻,好像三十多岁时的样子,端正庄严,好看极了,简直就是一尊佛像。



36 /30

早在一九九四年一月十六日他六十岁生日那天,午睡时,他梦见西方极乐世界。他说:“整个世界都是光,树发光,地发光,天空亦是光。”又说:“这个地方一看就使人觉得非常欢喜,而且庄严美丽。”



36 /31

大约三月时,他梦见阿弥陀佛。佛告诉他不用怕死,佛说死最后就像沉睡一样,一点儿痛苦都没有。因为他是医生,曾看到很多癌症病人到最后都很痛苦。阿弥陀佛大慈大悲,替他解开了这个心结。



36 /32

起初他舍不得离开我们,就在这期间,他又梦见了阿弥陀佛,佛问他:“是否已准备好要来了?”他说:“我还不能下决心。”以后又梦见好几次,总是没给阿弥陀佛一个肯定的回答。



36 /33

大约九月初,有一天,他梦见阿弥陀佛为他开了一个场面盛大的欢迎会。第二天他告诉我:昨天晚上那个欢迎大会实在太棒了,那些佛菩萨和莲花都好漂亮。佛告诉他大约来了五百位佛菩萨。他还说:“西方世界真的很殊胜,我一定要去,不再考虑了。”



36 /34

自从梦见欢迎大会后,他常常看见西方三圣从像框里走到他面前,好多菩萨跟在阿弥陀佛后面。他也常常看见我和小儿子念佛时头顶上有光环。



36 /35

自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发现癌细胞扩散到脑部后,医生们都说他顶多再活两三个月,结果他活了将近一年。现在想想这一切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只能以“奇迹”这两字来形容,冥冥之中是佛菩萨在加持我们,现在可以说是锡勋来度我们的。



36 /36

如果他没有生这场病,我和儿子们就没有机会接触佛法,也没有机会认识这么多热心无私的佛教朋友,他们都是阿弥陀佛送来帮助我们的善知识,我衷心感谢阿弥陀佛和这些诚心帮助我们的诸上善人。




按:

读经不多念佛短 未曾吃素未皈依

名号具足无上德 蒙佛接引现神奇

诚心拜读弥陀经 经中见佛一尊尊

初梦极乐庄严地 地上虚空遍光明

再梦弥陀亲安慰 不必怕死如沉睡

三梦弥陀屡来问 是否准备好要来

四梦弥陀开大会 同迎菩萨五百位

自此始发决定心 真心愿往不恋尘

常见弥陀诸圣众 又见念佛放光明

五梦弥陀亲保证 汝行众善定来迎

来迎佛光千万色 穷微极妙难可说

光色参回极鲜明 千变万化不可识

又现清净大白莲 行者身相真金色

青春端严极殊好 同佛庄严难分别

如是种种稀奇事 弥陀佛力轻可致

普愿见闻生欢喜 决定往生不须疑



插图:佛来居士

施翠娥《美佛慧讯》三十七期


Powered by 搜狐快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