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我深信念佛就能往生,而且佛陀不会舍弃任何人。但这样的话,有人会不会放纵造恶,该怎么造就怎么造?

2015-01-30阅读

问:我深信念佛就能往生,而且佛陀不会舍弃任何人。但这样的话,有人会不会放纵造恶,该怎么造就怎么造?比如说,日本人就是一边信佛一边发起侵略战争杀人放火。这会不会纵容人做坏事而不担心因果呢?

答:这个应该自己好好想一想。比如,我们学的净土宗是不是依据净土三经一论?如果是,那佛陀是不是纵容人做坏事、不担心因果呢?

比如《观经》下品下生,这个人造作五逆罪,杀父、杀母、杀阿罗汉、出佛身血、破和合僧,他念十声佛往生了。那么,释迦牟尼佛就不怕人家来破坏佛法?不怕人家杀父、杀母?不是鼓励人家造恶吗?显然不是这样。这个地方要过关,必须要有佛法。是你心里有疙瘩,理解不到位,不圆融,不是佛法不圆融。

这样的问题显得阅历比较浅,眼光比较狭窄。“日本人一边信佛一边发起侵略战争杀人放火”,是因为信佛的原因导致他们发动侵略战争吗?如果这样,佛教还值得信仰吗?佛教还敢信吗?日本人这样,那自己信佛会不会也这样呢?佛陀还是不是慈悲的?佛教还是不是和平的?

佛教是和平的,从来没有因为信佛而发动战争。认为信了佛才发动战争,这是把因果关系完全搞错了,这对自己本身的信仰也是极大的伤害。发动侵略战争,如果从世间角度来讲,有很多原因,比如政治、经济、外交、军事、地缘关系等等,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如果从佛法角度来看,就更清楚,是因为众生的共业。这不是我们眼睛所能看到的,发生这样的事情,背后有看不见的重大业力在推动。

讲一个佛陀时代的例子。佛陀出生于释迦族,成佛之后,他的祖国被琉璃王灭掉了。其中有一个故事,舍利弗尊者为了救度释迦族的人,就用神通力把释迦族的五百男女装到他的钵中,送到天上,心想:“这样琉璃王的军队就不可能杀到吧。”结果,战争结束之后,舍利弗把钵取来,一打开,发现钵里五百男女全部化为血水。这就是业力的问题。

释迦牟尼佛难道不愿意保护他的国家吗?如果不懂佛法,说:“你看,释迦族为什么被灭了?就因为出了一个释迦佛。”这样不是冤枉吗?

这场战争的原因在哪里呢?很久以前,释迦族所在地是个大村庄,一年天旱,粮食绝收,村里的人就把鱼塘的鱼全部吃掉了,其中有只大鱼王。那时候释迦佛是小孩子,他没有吃鱼,只是用小木棍在鱼王头上敲了三下。所谓“佛陀头疼三日”,就是从这段故事来的。后来经过转世投胎,琉璃王就是当年那只鱼王,琉璃王的部下就是当初鱼塘里的那些鱼。战争就是起源于释迦族人过去世吃了鱼塘里的鱼。

这是众生的共业,即使佛陀成佛了也挡不住。当琉璃王的大军向佛陀的祖国开进的时候,佛陀坐在树下。印度很热,烈日炎炎,佛陀没有坐在浓密的树荫下,而是坐在一棵枯树下。琉璃王的大军过来,一看佛陀,琉璃王就下来请礼:“尊贵的佛陀,您怎么坐在一棵没有树叶的树下呢?太阳这么晒。”佛陀说话非常感人,佛陀说:“我是释迦族的人,我的国家、家族就像一棵庇佑我的大树,可是现在这棵大树很快就庇护不了我了,我只能坐在这棵没有树叶的树下。”琉璃王听了心里很明白,因为他带军队就是要征伐释迦族的。琉璃王非常感动,当时就退兵了。

佛陀非常平和地坐在树下,说话没有任何指责,他只是爱护他的国家。这话让人听起来心里很悲酸,很感动。

结果,琉璃王第二次出兵,也被佛陀的威德、慈悲感染,退了兵。但是,战争最后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共业是要报的。

所以,像民族战争这种事情,学佛人眼光一定要看得远,不要情绪化,这会让众生之间的业力越来越纠葛,缠绕得越来越深。要化解,大事要化小,小事要化了。这样的事情不化解,心中在那里纠结,民族情结,仇恨阴影,这个不好。有些政治家说的还不错,对历史要有正确的认识。但是,目的不是纠结历史,而是让我们面向未来,建立一个崭新的和平的未来。站在这个角度,高度就有了。

不要担心“因为有佛陀的慈悲,众生就做坏事、不担心因果”,不会这样。佛陀的慈悲和爱,不会纵容人造恶,反而会让人止恶向善,他有这种力量。佛陀慈爱的力量是向着净土的方向,拉我们到净土去。向往净土的道路是光明的,是慈悲、和平的,是向着纯善和清净圆满的境界去的。而娑婆世界的战争、仇恨、无明等,和慈悲、爱是完全相反的方向。因为慈悲、爱反而发生仇恨和仇杀,怎么会有这种结论呢?不可能这样,道理讲不通。如果这个道理能讲通,就等于说,太阳光照到冰块儿上让冰结得越来越厚,会这样吗?只要太阳光一直照着,冰总会化掉。我们的心就像一个冰块儿,仇恨,造恶受苦难,而弥陀的救度、弥陀的慈爱就是阳光,只要多念佛,无限的慈爱、无限的阳光照着它,它就会融化,不会更加结冰。

所以,有这种担心的往往都是初学佛的人。人要正面思维,顺着佛法思维。佛陀的智慧远远超过我们。爱能包容一切,爱能遮盖一切,爱能融化一切。学佛人要有爱心,不要去散布瞋恨,不信佛才有仇恨、战争,乃至杀人放火。

Powered by 搜狐快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