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净宗讲故事】愚痴念佛 合掌立化

2017-02-16阅读


▲ 建议在wifi环境下点击观看

超清视频观看:http://dwz.cn/5inXxg

高清视频下载:dwz.cn/591xP0

音频下载:dwz.cn/591zl2

愚痴念佛 合掌立化

 故事大意:

1.清朝河北这个地方,有一位姓王的人,他生活困顿,独自住在破败的茅棚里。

2.旁人怜悯他,常施舍金钱;可是他却愚痴到钱也不会数,所以被大家嘲笑,戏称为“王呆头”。

3.有一位陈道士看他可怜,把他收为弟子。

4.陈道士说:“你什么也不会,就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吧!”

5.于是王呆头白天扫地砍柴,晚上就在佛前拜佛念佛。

6.“南无……”“阿弥……”王呆头笨拙得很,念了前忘了后,念到后面忘了开头,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7.“已经这么笨了,还不精进用功!”陈道士拿起竹竿就是一顿打。

8.王呆头天天迷糊,陈道士天天责打。

9.三年后,某天晚上,王呆头忽然哈哈大笑,面对殷切的陈道士说:“师父,您今天可打不得我了。”

10.“您白白枯坐十八年,要像我老实念佛的话,老早到西方见佛去啦!”陈道士听了一阵愕然。

11.隔天,王呆头登上山巅,合掌向西,站着往生去了。

12.净土法门,还愚痴生极乐,单凭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往生,成佛,足够了。


故事原文:

 清朝,王痴头道士,直隶人。极愚,亲亡乏食,困卧敝庐,无所为计。或与之钱,莫辨多寡。陈道人收为徒,令日扫地拾柴。晚课佛号数百,礼拜炷香为度。王诵佛不成韵,每昏沉欲睡,陈以长竿击之曰:“汝愚昧若此,尚不知精进耶?”

  如是者三年,一夕,呵呵大笑,陈复击之,王曰:“今日打我不得矣。”诘其故。曰:“师枯坐十八年,不知修法,若能如我老实礼念,早生西方见佛矣。”

  陈奇之,而莫测所谓。翌日,登峭崖,西向合掌立化。阇维,得舍利二。

(《染香集》《净土圣贤录》)



净宗法师按语 :

这个王呆头啊,他最大的本事,全部的本领,他看家的本钱,看家本领,就这几下:老实、专和愚痴。

这三个是循环的,如果不愚痴,他就不能老实,也不能专。所以老实念佛,就是专,他没有别的,学别的学不来,念经、持咒、打坐、参禅,这些对他根本谈不上,所以他的全副本领,就在愚痴,所以“还愚痴生极乐”,他愚痴,所以他能专,能老实。

他只会念佛,所以一切都会了,念佛是真智慧。你看他的本性啊,极其愚痴,但是念佛呢,他有大智慧。他看上去不会修行,但念佛是真修行,所以他就可以说“汝不知修法”。看上去他也不精进,白天还要扫地、拾柴,晚上也是迷迷糊糊、混混沌沌的,边打瞌睡,边念佛,念那么几百声,磕那么一炷香,但是念佛真精进,这一切都仰赖于佛的力量。

所以,祖师说“骄慢弊懈怠,难以信此法”。精进,不是说你自己在那里怎么样,而是看你有没有找到这个法门,你找到这个法门,就是真精进、真智慧、真修行,这是王呆头给我们的启发。

从他一生来讲,穷困没有房子住,最底层,但是有佛念,平生满足;他是给钱不知数,最愚痴,但是有佛念,人生一百分;他是挨打受轻视,人家都看不起他,道长也看不起他,这么愚痴,但是有佛念,人生一百分。

所以,我们穷困,我们没智慧,我们受人家轻贱,这都不算什么,只要有佛念,都能够翻盘,哈!都有翻盘的机会。如果没有佛念,你就是住大房子,很识数,是一个电脑设计专家,在世上多么荣耀,到最后都要栽盘。

你看王呆头,他有信愿行吗?他懂教理吗?这个陈道长会跟他讲‘阿弥陀佛的本愿救度’吗?不可能啊,陈道长是修道的,说“你啥也不会,你就念‘南无阿弥陀佛’吧!”我什么都会,我就打坐修行。陈道长跟他也没什么话,就是竹竿说话,除此之外没话。

所以他这一辈子,连续念三年。我们可以想象,他根本不可能懂教理,也没有所谓的信愿行,但是他就这样老实念佛,由于佛光的作用,他心中自然而然就有了信愿,所以没有信愿行也有了信愿行,他最后说“若能如我老实礼念,早生西方见佛矣”。到这个时候,他信愿行就有了,因为六字名号里边本来就具足信愿行,你能够老实念,但归守愚念佛,没有信愿行也能发起信愿行。

有谁跟他讲法?那个“拉毛、阿咪、桃、猴”能跟他讲法吗?嘿嘿,对不对?他整天见到的就是几块柴,还遇到个老道长,所以你看,他不懂教理、没有信愿行,但是这句名号里边,没有信愿行也有信愿行,不懂教理也懂教理。你看他说的话,多干脆利索。

他有闻思修吗?没有。像我们这样听经闻法、思维教理,他都没这一套。

他修行有次第吗?我们很多人老问“净土法门有没有次第啊?”然后就以为,有次第,觉得尊贵,说“你看,我这教法多好,都有次第”,有次第有什么好?有次第向来都是叫“渐教法门”,“渐教法门”才讲次第;“顿教法门”超越次第,像我们坐电梯,就不是次第一步一步爬,而是“呼”就上来了,没有次第。所以,不要有次第。

他就是愚痴,就这么愚痴,“哗呦”一下,就成佛了,又没有闻思修,又没有信愿行,啥也不懂,就这么念佛。这也是他的善根,他能遇到陈道长,陈道长告诉他念佛,这是他的善根。所以极愚痴的人,不要小看他。在世间,你看愚痴、看智慧,都是看走眼的,没有意义,要以念佛作为标准。

另外,他有诵经吗?他有持咒吗?他有禅定吗?他有功夫吗?都谈不上,因为他要扫地,他要捡柴,他晚上念佛打瞌睡,他老挨竹竿,什么都谈不上。

他有广积诸善吗?顶多捡几根柴,跟着老道长。

他有发菩提心吗?这都谈不上。他有精进吗?通通都谈不上。

他就是老实,就是愚痴,就是专念这句佛号。他拜的师父是外道,他自己也是外道,所以叫王道士,痴头道士。以外道为师,念佛也得往生,这句‘阿弥陀佛’不可思议,能冲破一切阻碍。

他走的时候,是预知时至、正念分明、合掌立化,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都想不到的。就这么一个王痴头道士,他能做到,这是靠他自己的修行力吗?靠他精进力吗?靠他禅定力吗?靠他闻思力吗?一切都不是,皆赖念佛,仗佛力才能这样。

比较起来,会诵经、会禅坐、会精进,就是什么都会,如果不会念佛,那就是一句话“皆不知修法”,最后都要输给他。自以为大修行人,不念佛,最后都要输给王呆头。其实不是输给他,是输给了阿弥陀佛,因为念佛是佛行啊。就像我们走路一样,你是马拉松冠军,你是短跑冠军,世界冠军,但是你跑路,我坐车;我是一个老太,双眼也迷茫,两腿也不灵巧,但是你走路肯定输给坐车的;你不是输给老太,你是输给车。所以这一切,你跟佛比,不都输给佛嘛!你再怎样精进勇猛地修行,都是因地修行,都是凡夫造作,当然输给这句“阿弥陀佛”了。

最后他走的时候,头一天晚上,“哈哈”大笑,这个笑啊,可以讲是笑破虚空,这个笑是笑满法界,这一笑而大满足。人生最后的笑是彻底的笑,他是有底气的。他在那儿笑,不是他发大财了,他照样穷,他也不会说“我会修别的修行”,没有得别的法,还是照样不懂,但是他说“我够了,我走了,我这一辈子都够了”,所以他“哈哈”大笑起来。他也觉得很可笑,他可能想了很多,“哎呀,我这好几年,遇到个陈道长”,既笑陈道长,也笑自己,哈哈,所以他这个笑里面味道非常多,有很多故事,“我想一想啊,我这捡柴,真是没有白捡”。

他也说“今日打我不得”,不仅是陈道士打他不得了,“天下一切智者,一切大修行人,你也打我不得了”,所以,阎王也打他不得了,为什么呢?因为他出三界了呀!他是去成佛了呀!那你还打我吗?你打我不了了呀,你想打也打不了我,一个是你没有资格打我了,已经不够格了呀;再一个,你打也打不着了,因为出三界,去成佛去了呀。

他向来受人家轻视侮辱,今天呢,不仅打不得了,你也不能小看我了。所以“打不得”,打是平常挨打,就是别人看不起他。

我们念佛的人都是这样子的,平常都被别人打,“啊!你就会念佛!”初学念佛,都这样。“唉唉!他就会念佛!”我们受人家轻贱,受别人打,但是最后如果你能坚持,最后都打你不得。受人家呵斥,这个就如同挨打一样。

这个案例,也是代表一切人的案例。这个陈道长就代表一切自以为有修行的人、有智慧的人,会精进的人。那些自力修行的人,总是欺负我们这些老实念佛人,到最后我们老实念佛人会说一句话:“哈哈,今日打我不得矣!汝枯坐十八年,不知修法,若能如我老实礼念,早生西方见佛矣。”对不对?到最后就会讲这句话。你看,我们一辈子受人家欺负,现在我们明白了,那都是假的,都没有用,所以世间哪,都是颠倒。

“枯坐十八年”,为什么说是“枯坐”呢?因为他没有佛法润心,他是枯的,他没有真实的生命;我们念佛,是滋润的,是润泽的。生命要有滋润,自己在这打坐,这样子就是枯啊,像一个枯树桩一样,心中没有法喜,没有解脱的法喜,你打坐十八年又怎么样呢?打坐八十年又怎么样呢?不羡慕。

这个陈道士为什么教他念佛呢?这句佛号,是我们中国人的共同信仰,所以道士也讲念佛。像我们下动车出站的时候,遇到两个出租车司机,碰到我们就喊“阿弥陀佛!我我我能出家吗?”我说“行啊!”“出家能能能有家庭吗?”我说“出家了么,哪能有家庭啊”。出租车司机就念“阿弥陀佛”,他不念别的,所以这句“阿弥陀佛”对中国人来说是非常宝贵的,小孩子看见和尚说“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中年人看到也是“阿弥陀佛”,老年人看到也是“阿弥陀佛”。

那我们出家人,我们念佛人,当然也是“阿弥陀佛”。现在有的看到出家人不念“阿弥陀佛”了,说“师父!吉祥!”这真是,哎呀!真是要吐!应该拿长竹篙打他们。所以这句“阿弥陀佛”是我们的宝贝,是我们的无上资源,最大的价值,不要丢掉了。

“知而行者”少,虽然都知道这句“阿弥陀佛”,但是自己不念,他知道教别人念,以为“这是愚贱者所为,因为你愚痴,你卑贱,你不会修行,你啥也干不了,你只有念‘南无阿弥陀佛’;像我智慧,我高贵,我能修行,那我当然就要干别的”,所以最后通通都输给这个念佛的。这个道长,“十八年枯坐”,天天打他,到最后被这个呆徒弟抑郁了一阵,哈哈,弄得他“莫测所谓”,这是王呆头给我们的启发。

净宗法师